放在里面边顶边吃饭h 小黄说说1000字

  • A+
所属分类:豆腐机

“记住没有?”

东方黎音问着陆水。

从中午说到了下午,陆水都给他娘亲倒了几次茶水了。

都让侍女换了几壶水。

“记住了。”陆水点头。

“那娘亲再给你说说,把小雪儿接回来后要怎么对待。

不能让小雪儿觉得,你娶到她了就轻视了她。”东方黎音喝了口茶,打算继续说。

陆水:“.......”

“娘,要不以后再说吧?”

天都要黑了。

“你要是嫌坐着听难受,可以跪着听。”东方黎音开口说道。

陆水没话说了。

安心听吧。

上一世这些应该都听过了。

当然,怎么对待慕雪,这个是真的不需要在意,又不是只有他一个人是重生。

两个都是,就不用在意这些。

正常些就可以,牙神是爱他的。

所以牙神肯定也明白他的爱。

如果不明白,他可以说给牙神听。

慕小姐懂什么?

迂腐的女人。

陆水看着他娘亲喝水,感觉娘亲是不是比以前还爱喝水了?

是陆来事太水了吗?

“娘,你们打算给陆来事取什么名字?”趁着空隙,陆水好奇的问了句。

“陆淼淼呀,好听吧?”东方黎音说道。

“真,陆神花露水?”陆水有些难以置信。

当初还以为舅舅说着玩的,没想到他们真想取这个名字。

“你叫陆水,你妹妹叫陆淼淼,这就表明比你优秀六倍。”东方黎音解释道。

“娘,您不怕比我头疼六倍吗?”陆水好奇的问道。

咚!

东方黎音敲了下陆水的头道:

“你也知道你让爹娘头疼?”

陆水感觉是他的错,从小打大,一直让爹娘头疼,为难。

以后就好了。

“不过,女儿嘛,再头疼跟儿子也不一样。”东方黎音笑着说道。

陆水:“......”

算了,他不打算改了。

让娘亲继续头疼吧。

“哎呀。”突然东方黎音想起了什么,然后对着陆水道:

“儿子,娘亲以及跟你说了差不多了,现在你可以回去了。”

陆水:“???”

怎么就可以回去了?

然后他发现老爹回来了。

陆水:“.......”

原来娘亲要陪她的陆大族长了,呵呵。

小时候明明不是这样的。

“老爹,我觉得我们应该好好聊聊。”陆水看着回来的陆古道:

“比如娘亲跟我,你应该跟我更亲一些。”

“什么意思?”陆古看着陆水皱着眉头。

“你看,我们血溶于水,是父子。

而娘亲呢?

你们没有丝毫的血缘关系。

夫妻哪有父子亲。

是吧,老爹。”陆水觉得要跟老爹说清楚一下。

陆古深深的看了眼陆水。

然后。

某院子墙外。

陆水被困在圈子中,手里拿着一杯茶水。

修为被封,就这样站着。

陆水:“.......”

开个玩笑,老爹跟娘亲一点幽默细胞都没有。

随后陆水拿出手机给慕雪发了个消息。

“慕小姐,我刚刚跟老爹说,他跟娘亲没有血缘关系,没有我跟他亲。

你猜他怎么反应?”

等了一会,慕雪才发了个照片过来。

是慕雪在做菜的身影。

“表嫂在做晚饭,我觉得陆水表弟肯定会受罚,这么简单的道理,谁都懂。

怎么还需要说出来呢?

娘亲就经常夸我,这种常识,就不要说出来了,容易受罚。

所以陆水表弟肯定受罚了。”

看到这些字,陆水愣住了。

东方渣渣猜对了.

然后他发了个消息过去。

“去正面侧面都拍一下,让我看看你表嫂衣服有没有褶皱。”

随后东方渣渣真的拍了两张照片过来。

一张慕雪拿着勺子对着镜头眨着眼睛(单眼),另一个是慕雪侧面尝汤的样子。

总之,慕雪真的太好看了。

随后陆水收到了第三章照片,是东方茶茶对着她金色眼睛比耶的照片。

本来高兴的陆水,面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丑。

本来还想夸赞一下牙神,想想还是继续受罚吧。

再过几天就成婚了,没想到从三长老那边安全脱离,最后栽在了爹娘手上。

次日。

离婚礼还有四天。

太阳微微亮。

陆水感觉周边吹来了一阵冷风,风吹动了他的发梢。

吹动了他的书页。

这时候祁溪来到了他身边,手里端着盘子放在陆水跟前:

“少爷,夫人说今天应该有宾客到来,让少爷去小镇看看。

万一有需要接待的熟人。

届时别失了礼数。”

陆水把水杯放在祁溪的盘子上,随后迈步往外面而去:

“跟我娘说,知道了。”

“是。”祁溪后退。

随后她便去找族长夫人。

感觉少爷虽然看起来有些不一样,但是面对族长夫人的时候,还是那么普通。

——

——

前往陆家的火车上。

某一节车厢。

上面站了着个穿着颇为怪异之人。

为首的是一位老者,他身后站着九位身穿铠甲的男子。

这些人有些警惕的看着四周,或者说有些无措。

对未知世界的慌乱感。

这十个正是从蓝夜国赶往陆家参加婚礼的十个人。

每一个人都非常激动,都有些担忧。

首先他们不知道陆家在哪,对这个世界颇为陌生。

但是这种小事怎么好意思让王上分神?

所以他们找了几天,终于在今天搭上了前往陆家的火车。

但是感觉非常的不适。

坐着让他们有些不安心,故而十人均是站立。

引来了不少人围观,不过也没人敢说什么。

因为他们十个修为都不差。

嗯,虽然有个最差的士兵,但是综合来说,他们都很强。

“阿牛,不要紧张。”一位将军对着年轻的士兵说道。

“将军,我没有紧张。”阿牛抓着一边的座椅说道。

“很好,平下心就好。”将军深呼吸,继续道:

“紧张也是应该的。”

他们这些人,自然没有见过火车,不懂外面世界的样式。

在努力的接受。

“几位前辈,可以坐着,还有一些路程。”仙山歌辞开口说道。

蓝夜国怎么上的火车?

怎么买的票?

当然是中途抓了两个人带路。

刚刚打算外出的歌辞以及他的师妹韶清仙子。

直接被劫持,不帮忙也不行。

实际上他们也是要去陆家的。

跟着大白小白一起去参加陆家婚礼。

可惜跟大白小白走散了。

不过大白小白肯定能够找到他们,所以问题不大。

唯一的问题,是怎么在这些前辈面前活下去。

孤影老人。

这些人为首的是孤影老人,他是认识的。

这位前辈的可怕,他很明白。

只是无法理解,对方为什么也会去参加陆家的婚礼。

问就是应王上邀请。

王...这个应该指的是流火,难道流火在陆家?

也不是不可能。

“我们喜欢站着。”某大将军开口说道。

如此歌辞跟韶清都不敢再多说什么。

中午。

他们到达秋云小镇。

离开火车,踏在大地的瞬间,蓝夜国几人,都松了口气。

好似踏实了不少。

“陆家就在前面,具体要怎么走,我们需要去问问。”韶清仙子开口说道。

孤影老人等人点点头,没有为难这两位。

他们是来参加王的婚礼,中途肯定不会见红。

不吉利。

这是很得罪王的事,所以他们一般很好说话。

尤其是这个时期段。

不过在蓝夜国是打生打死。

最后决定了他们几人。

原先还想九人,现在是十人。

不知道会不会太多。

但是来都来了,希望别给王带来麻烦。

“汪!”

突然的狗叫声传进了他们的耳中。

很快他们发现前方出现了一只大狗,而叫唤的是大狗背上的小黑狗。

“英灵?

谁请你们来的?”狗子一脸的凶意。

英灵也敢入狗爷的婚礼?

简直无礼。

这一刻属于狗子的气息开始扩散。

原先带路的歌辞等人吓了一跳,这气息压的他们无法动弹。

孤影老人他们也震惊,不过还是拿出了请帖:

“是王给了我们请帖。”

然后狗子望向一边的牙疼仙人。

请帖的那些字狗子不屑认识。

牙疼仙人来到了孤影老人跟前,看了下。

随后把请帖还了回去。

“多有得罪,大户小兄弟是护主心切。”牙疼仙人立即道歉道。

“没有,应该的。”孤影老人立即摇头,这就是王的神兽犬吗?

好强。

他思考了下问道:

“需要我们帮忙吗?”

为王巡查街道,是他们的荣幸。

“这个要去询问陆水小兄弟他们,我们断不敢做主。”牙疼仙人开口说道。

他们是一直住在这里,习惯抓贼。

陆家也不管。

“狗仔,引他们去入住的地方,敢怠慢本大爷决不放过你。”狗子跳到地上,对着狗傲天说道。

随后对孤影老人“汪”了一声表示歉意。

狗爷的婚礼,它礼数要得体。

身为家犬必备的教养。

狗傲天哪敢说个不字:

“跟我来吧。”

它立即对孤影老人他们说道。

非常客气。

孤影老人谢过,而后跟着狗傲天往里面而去。

希望不会来的太早,给他们带来麻烦。

魔修吉安在四处查看,看看有没有什么惹不起的人物。

然后他看到了孤影老人一群人。

一时间有些震惊。

“孤影老人?他能离开空冥海域?而去看这样子,是受邀而来?”

“孤影老人也能邀请来...”

但是想想又感觉正常。

“不知道后续都会有什么人来。”

魔修吉安感觉自己要低调一点。

哪怕街边狗子,也不能惹。

对,不久前有条狗看着他,看的他发怵。

他还发现有个卖丹药的也很奇怪,看起来不强,但他感觉在对方面前时,他一定吃亏。

还有就是跟狗走在一块的那个中年人。

看起来四阶修为,却莫名的让人惊恐。

举止之间让他感觉怪异。

“把这些人记一下,其貌不扬却不能招惹。

等下卖人。”

“师父也算在其中,普通卖法宝的人。”

只要弄好,他觉得总能赚一笔。

...

陆家大殿。

“三长老,出了一些事。”

枯树老人第一时间来到了大殿,这个时候三长老都在大殿。

“什么事?”大殿之上三长老皱着眉头。

他并没有察觉什么力量气息,所以不应该是外敌。

“孤影老人带着一些英灵来了。”枯树老人说道。

“孤影老人?”三长老有些意外。

他可以离开空冥海域了?

以往是不可能的。

他有过一些了解。

“目的呢?”三长老又问。

“来参加少爷的婚礼,带着的是少爷的请帖。”枯树老人立即道。

三长老皱着眉头。

有出息,这种人都能直接请来。

“正常接待,有什么需要让他们提出。”三长老直接道。

接待的人,并非没有强者。

所以不会失了礼数。

“他们确实有个不情之请。”枯树老人低头说道。

“是什么?”三长老有些好奇。

放在里面边顶边吃饭h 小黄说说1000字

“他们说,周边是否需要巡查?

人手可够?

若不嫌弃,他们可以帮忙。”枯树老人思考了下,又补充了一句:

“他们说的非常诚恳,好似非常想要做点什么。”

“他们称陆水什么?”三长老又问。

枯树老人低着眉道:

“正常称呼是陆少爷,但是有个人一开始好像叫错了。

叫...王。”

枯树老人知道的很多,但是他所说,都是刚刚听到的。

没有丝毫多余的东西。

“由他们去,你安排。”三长老直接道。

“是。”枯树老人退了出去。

三长老没有多问,也就是说三长老可能知道了。

等枯树老人出去,三长老眉头才皱了起来:

“很有出息嘛?

不知道还会请什么人来。”

......

陆水走在秋云小镇上,他打算去花雨雪季坐坐,然后给慕雪发个图。

问她吃不吃。

说起花雨雪季,陆水终于想起来自己忘记请谁了,石头人...

想到这里陆水就拿出了请帖,写上了石头人的名字。

等下过去交给他吧。

只是刚刚走几步,真武真灵就突然找到了他。

“少爷,刚刚蓝夜国的人来了。”真武立即道。

陆水颇为意外,他们来的这么早?

“出问题了?”陆水好奇的问道。

他们应该不会闹事才是。

最容易闹事的是石明跟魔修血尘。

“他们好像参与了护卫行列,不过参加前想见一下少爷。”真武开口说道。

陆水:“......”

这些人真是闲。

“我让他们过来。”陆水说道。

这时候他引动了英灵殿。

不过眨眼间,孤影老人他们就出现在陆水跟前。

“王!”众人单膝跪下。

“起来吧,你们有事?”陆水询问道。

不过对于他们要做什么,他没有干涉。

参加婚礼重要的是开心。

他们要是觉得当护卫开心,就让他们当。

毕竟还有四天的时间,闲着也是闲着。

“这个...”孤影老人拿出了一个较为精致的盒子:

“这是我们蓝夜国全国上下花了些时间编织出来的。

是用了全国所有的蓝夜草。

希望王能够收下。”

这个东西是需要亲自交给王的。

但是不知道王是否喜欢,因为婚礼提前,他们也提前了很多。

陆水接过不算太好的盒子:

“可以打开?”

“王请便。”孤影老人说道。

他们自然也想看看王是否喜欢。

得到他们同意后,陆水才打开了盒子。

随后看到的是好似绳子编织而成的手链。

样式较为简单,绳子蓝红交替。

好似其内有蓝天落日。

普通中透着不凡。

可怎么看也是普通的红绳。

一大一小,男女各一个。

是一对。

“只是简陋的东西,希望没有让王难堪。”孤影老人有些忐忑的说道。

这是他们能送出的最好的东西。

但是也确实普通。

蓝夜国刚刚开始恢复,什么都没有。

“很喜欢。”陆水的声音传了出来,他看着孤影老人他们道:

“或许整个婚礼中,就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东西了。

我收下了。”

孤影老人看着陆水,最后深深行了个礼。

“听说你们要加入护卫队?”陆水问道。

“我们来的较早...想做点什么。”孤影老人低眉说道。

陆水深深的看了他们一眼,道:

“去

放在里面边顶边吃饭h 小黄说说1000字

吧。”

孤影老人他们松了口气。

而后退了回去。

礼物得到了王的赞赏,这件事也要跟蓝夜国一众人说。

这些天的努力,没有白费。

等他们离开后,陆水就交代了下真武真灵:

“石明来的时候,特殊安排。

魔修血尘要是来了,他想干嘛就干嘛,不用管。

权当不认识。”

真武真灵:“......”

魔修至尊这么不招待见吗?

不过对方确实随心所欲,也不知道会做什么。

应该掀不起风浪,毕竟有大长老在。

而后陆水便独自一人往花雨雪季而去。

路上把红绳发给了慕雪。

“慕小姐,好看不好看?”

“陆少爷哪来了?看起来跟普通的不太一样。”慕雪第一时间回应。

“当然,蓝夜国送我的,说是用蓝叶草编的,我随便感知了下,发现这个需要很多人才能完成。

做工细腻,极为难得。

最重要的是,这不是法宝,是普通又不普通的东西。”

“陆少爷,我把手借给你,你给我戴一下。”

陆水:“......”

陆水刚刚坐在花雨雪季的位置上,慕雪的手就伸了出来。

看起来怎么这么惊悚呢?

陆水有些发愣,不过这手真好看。

随后他手机响了。

是慕雪发来的:

“陆少爷,快点,我还要教雅琳读书。”

然后发了一张雅琳在身边的照片,照片中她的手没了一只。

最后陆水拿了小的给慕雪戴上。

戴好之后,陆水拧了下慕雪的手,慕雪吃痛缩了回去。

“我是在告诉慕小姐好了。”陆水解释了下。

想来牙神是了解的。

只是刚刚发出去,他就看到空间门开了起来,慕雪的头直接伸了出来,然后咬住了他的嘴。

数秒之后才退了回去。

陆水感觉自己的嘴巴被咬破了。

“陆少爷嘴上有米粒,我给你擦掉了。”

这是慕雪的解释、

陆水:“......”

“慕小姐的嘴巴真软。”

“陆少爷是说我身子不软吗?”

“我是说慕小姐的头特别硬。”

“...,陆少爷等一下,我记个笔记。”

“......”

......

在往秋云小镇的路上,乐风跟聂浩有些好奇的看着自己的隐天秘令。

“指定给我们的任务,击杀凶兽?

四阶或者五阶?”

聂浩有些好奇。

这么简单的任务也要指定?

而且这凶兽跟谁有仇?

居然还下追杀令。

“乐风,你怎么不接?”聂浩有些好奇,他都打算接了。

“这单会失败。”乐风看着聂浩说道。

这让聂浩有些好奇:

“凶兽很强?”

“不是。”乐风摇头:

“这单很简单,轮不到指定。

而且还刚刚好是我们。

还记得你说的吗?

高层知道我们背着他们抱少宗主大腿,会不会被穿小鞋吗?”

乐风指了指任务道:

“小鞋来了。”

听到乐风说的,吓的聂浩直接收回了手。

他有些难以置信。

“那我们不接?逃命去?”聂浩问道。

高层哪里是他们惹得起的?

乐风则直接接下了任务,道:

“接。

高层已经知道是我们,这么大费周章的给我们穿小鞋。

意味着只是想出个气。

让他们出个气就好了。

不至于有问题。

高层没有少宗主强,但是绝对不是我们可以对抗的。

所以,认栽吧。”

聂浩一脸的绝望,最后还是选择接下。

“我们会遭遇什么事?”聂浩问。

“离少宗主只有四天,不会重伤的,皮外伤吧。”乐风说道。

聂浩感觉自己这段时间,总是要承受来自强者的打压。

以前被少宗主打压,现在被高层打压。

太难了。

明明都完成了差不多了,都要参加少宗主婚礼了。

可最后呢?

还有一道难关。

“躲不了吗?”

“躲不了,不如趁着少宗主大婚,解决掉这件事,可以说是最容易的时候。

高层明显也只是想出个气。

忍一忍就过了。”

“不能避免吗?”

“如果用个要求,倒是可以避免,你要用吗?”

“还是忍一忍吧。”

少宗主一个要求,等同一个愿望。

用在这种小事上?

疯了。

所以只能忍一忍。

......

次日。

离,婚礼还有三天。

魔修血尘拨打了初羽的电话。

“听说你也要去参加陆家少爷的婚礼?我们一起去吧。”

“前辈我只剩下两千六了。”

“不用在意,我工资比你高,来接我。”

“...好的前辈,前辈,之前三千块钱...”

“以后有事叫我给你站场就好。”

喜欢凶猛道侣也重生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