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竹马是消防员动漫 掌中之物谁叫你这么紧第几章

  • A+
所属分类:豆腐机

李泽道话音未落,地面上那四只暴戾至极的冰龙一同朝着前方那两个该死的黑狐一族的族人吐了一口口水 。

“呸!”

带着极大侮辱性的声音响起,随即无数风雪迅速汇聚成四道恐怖至极的风暴,以一种毁天灭地的姿态,朝着李泽道跟随便席卷而去。

随便呼吸直接停滞,眼睛里却是没有太多的绝望。

因为她知道,一旁这个该死的外人之人一定有办法带她逃离这里。

这无疑很荒谬,但是莫名的,她就是对他有着充足的信心,她相信这个该死的外人之人一定有办法带她逃过这五只冰龙的袭杀。

李泽道呼吸也停滞了,头皮剧烈发麻着,几乎就要炸裂开来。

他嗅到了浓郁的死亡味道,吓得他习惯性的就想搂抱下啥东西,就权当是搂抱住一根救命的稻草。

下一刻,他一把搂住了一旁那个女人的腰。

这被黑色长袍所笼罩的腰被他所认为的还要纤细,但是这个人妖身上那股血腥味道味道,却不是那么好闻。

明明已经一脚踏入鬼门关了,但是此时李泽道心里想的却是这个女人多久没洗澡了这样一个问题。

触不及防滚进这个该死外人之人的怀里,腰更是被一只显得如此邪恶的手死死的搂抱着,随便身体猛地紧绷,面色僵硬成一团。

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不顾一切的暴起杀人,至少得将这只邪恶至极的手给剁下来。

李泽道知道这个女人要发飙了,赶紧说了句:“把黑伞给我,另外千万不要动用任何气息,否则本公子带不动你。”

随便闻言,不过微楞,随即毫不犹豫立即将身上的气息尽数收敛,整个人主动蜷缩在李泽道怀里,仿若一个急需保护的弱女子似的。

李泽道一手紧紧搂抱住这具变得柔软但是味道不太好闻的躯体,另外一只手紧握手中黑伞。

他目中一凝,相当无聊暗暗吼了句:“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下一刻,这四道恐怖风暴完全将李泽道跟随便笼罩其中,随即疯狂的撞击在了一起。

“轰!”

恐怖的闷响响起,整个雪渊之底,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两旁那崖壁上,无数巨大冰块,翻滚而下。

几个呼吸之后,风暴散去,这片区域已然狼藉一片。

李泽道跟变态方才所处的位置,已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雪坑,更是不见二人的踪迹,仿若已经被那四道恐怖的风暴绞成碎沫子了似的。

空间中更是多了一股刺鼻的血腥味。

“吼……”

四只冰龙仰天发出嘶吼声,那一双双凶残至极的眼睛看向上方那只冰龙王,眼睛里的凶残立即被绝对的臣服所替代。

冰龙王那双眼睛没有任何情绪看向下方那个巨大雪坑,并没有察觉到任何气息,所以 这两个黑狐族人已经魂飞魄散了。

当下低吼了下,表示这两个黑狐族人已经魂飞魄散了,你们做得很好,没有堕了我黑狐一族的威风等等,随后身形消失在那里。

那四只冰龙示威般的又嘶吼了一声,使得周围那崖壁上不断的有着巨大的冰块被震裂掉落,这才很是满意的离开。

随着冰龙的离开,雪渊之底这片区域再次被显得如此美好的安静所笼罩,那雪花纷纷落地,发出悦耳至极的声音。

不过一炷香功夫,那浓郁至极的血腥之味也被冰雪彻底的掩盖住了,仿若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般。

但是就在这时,那巨大的雪坑之底,却是突然间出现了两道黑影。

这两道黑影自然是李泽道以及随便。

在那四道恐怖风暴碾压而来之际,李泽道一边忍不住就想问怀里的这个女人说你到底几天没洗澡了一边紧握着手中的黑魂伞。

在之后,李泽道带着随便拼命的往脚底下那雪地里钻,尽量避免被那恐怖的风暴正面波及到。

紧接着,李泽道动用了地心,彻底的藏匿住自己跟随便的气息。

但是李泽道终究还是太小瞧了这四只冰龙的联合一击了。

当那四道风暴炸裂开来的瞬间,手中那把黑魂伞压根就无法抵御,直接破裂,那爆发出来的气息重创李泽道的魂魄。

随便虽说被李泽道尽量的保护着,李泽道甚至用自己的身体帮她抵御住了大量的侵袭,但是因为将自身气息完全收敛的缘故,因此所受的伤反而更重了。

在李泽道体内的气息即将枯竭,再也无法使用底心之际,那嗷嗷叫个没完了的冰龙终于走了。

李泽道这才现身,没等随便开口,便松开她那腰,随后两人一同瘫坐在那地上,

“你没事吧?”

话音未落,李泽道再也忍不住了,华丽的喷出一口黑血。

随便虚弱得几乎连话都说不出口了,微微摇头,然后也华丽的喷出一口黑血。

李泽道先是取出一枚丹药塞进随便的嘴里,随即又取出另外一枚塞进自己嘴里,抬头看着头顶上方

青梅竹马是消防员动漫 掌中之物谁叫你这么紧第几章

那阵不断飘落的雪花,轻轻的喘着粗气,着实心有余悸。

这五只冰龙实在太可怕了。

若非有黑狐一族的黑伞,若非他的修为已然突破进入归一境下品,若非他还拥有地心,可以完美的藏匿住自己的踪迹,此时早就魂飞魄散了。

他收回目光看着比他还要虚弱的随便,眉头微微皱了皱:“你的情况看起来不是太好。”

随便那双眼睛暗淡了不少,却是依旧冰冷刺骨。

她冷冰冰的看着这个该死的外人之人,心里却是有着浓郁的震惊。

即便对他有着莫名的信心,但是当真的逃过甚至包括冰龙王在内的五只冰龙的围剿,她依旧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所以他能够得以从公主大人手上逃离,不存在任何侥幸,而是必然。

甚至即便自己没有帮助他,他似乎也能安然从黑狐一族的眼皮子底下溜走。

“还活着。”

她收回目光,微微抬头看着那不断飘落,显得如此的魅力的雪花,深呼吸了一口这似乎变得异常甜美的冰冷气息。

劫后余生的感觉,真好。

停顿了下又补充了句:“暂时。”

李泽道微点了下头,这个女人的魄遭遇重创,若是并没有类似冰龙丹核此等天材地宝,魂飞魄散是早晚的是。

然后,李泽道很想哭,因为他的魄也遭遇重创了,并不比之前被那个神秘女人忽悠着尽数收敛自身气息,以区区肉体顶着那恐怖威压去挖出那东西时所受的伤害轻多少。

于是,他说道:“好巧啊,我也是暂时还活着。”

“……”

如此怪异的话,随便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接。

一阵沉默之后,李泽道眼巴巴的看着随便问道:“你有冰龙丹核吧?”

随便脸上肌肉抽了下,干脆利落的说:“没有。”

“那黑狐巢里肯定有吧?”李泽道又问。

随便身体微微一顿,那双迅速瞪大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李泽道看,用威胁的口吻说道:“你想做什么?”

李泽道擦拭掉嘴角处那一丝漆黑如墨的血迹,很是认真的说道:“我想活着,不是暂时活着的那种活着。”

随便沉默了下说:“我不能一错再错。”

李泽道很是认真的看着这个女人,不理解道:“你做错什么了?”

“拦不住我,错了?”

随便微微咬牙:“帮你逃离威压地带,是错的。”

这个该死的外人之人竟然怂恿她彻底叛变黑狐一族,当真该死。

虽说现在已经可以说是叛变了,但是至少族人都不知道这事,不是吗?只需在这雪渊之底待满三日,便可重返黑狐巢。

而且族人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她魂飞魄散,定会取出冰龙丹核救治她的。

但是若是带他前往黑狐巢盗取那冰龙丹核,魂树自会清楚,到那时候,她就没有任何后路可走了。

李泽道看着那双有着莫名幽光闪一闪而过的眼睛,微讽道:“既然是错的,那你还做?”

随便更是用力的咬着自己的牙齿,被如此质问,只觉得 耻辱至极。

若非魂魄严重受损,她定要朝这个该死的外人之人杀过去。

李泽道突然间笑了起来,说道:“说到错……呵呵,我想问你,我跟我的那些族人错什么了?”

“我们不过是到这里来,又没去招惹你们,凭什么你们公主大人一见面立即动用强大瞳术杀了我的九个族人?”

“凭什么我连反抗都不行?”

随便眼冷漠的看着这个满脸嘲讽的外来之人,显得相当骄傲的说道:“凭我们是强大的黑狐一族,我们黑狐一族是这片空间的霸主,向来不欢迎外来之人。”

“甚至,这片空间里的任何生灵,也绝对不喜欢你们外人之人,一旦遭遇,必定杀之。”

随便一字一顿:“还凭你们太弱了!”

李泽道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说道:“是啊,弱的确是原罪,所以即便无缘无故被杀,也只能自认倒霉。”

随便冷冷道:“另外,你完全可以反抗,假如你有那种实力的话。”

李泽道又笑了,语气变得有些阴森:“那你觉得现在我有反抗的实力吗?”

随便冷着一张脸,不说话,那双眼睛却是彻底的冰冷了下来。

这个该死的外来之人不仅拥有反抗的实力,甚至他现在还拥有闯入黑狐巢的实力。 

喜欢终极学生在都市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