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w 193 龙物 交换系列150部分

  • A+
所属分类:豆腐机

“四奶奶会打仗?”

陆义良小声嘀咕一句。

“你四奶奶可是闯王的闺女,你说她会不会打仗?你四爷爷在家种地的时候,你四奶奶就马上杀敌了。”

陆四笑了笑,侧身对有些尴尬的李来亨道:“去告诉你姑姑,一口棺材有点挤,我老家那边是两口棺材,谁先死谁先埋。”

李来亨看了看同他年纪相仿的姑父,默默打马跟上姑姑。

随陆四出发的是赵忠义、曹彦虎、樊霸等将领带领的3000旗牌亲兵,配有战马2500匹,其余都是骡子。

考虑到从归德西进商洛有几百里地,途中虽说有第五镇驻防的开封,但同样有明军驻防汝州,穿过汝州就是向清军投降的河南府,所以淮军速度必须要快,也不能与明军、清军有任何纠缠,中途更是没有多少休整时间,因此这3000旗牌亲兵都是一人双畜(骡、马),此外又带了500头驴子,关键时候可以杀了吃肉。

除了这500头驴是贾汉复向归德守将黄中色索要的之外,另外黄中色还被“征”了400多头骡子,把这个前明军降将好一阵心疼,因为他在归德窝了大半年才攒下这么点家当,一夜之间畜去财空,心里哪里好受。

顺军御营那边则是出动了4000官兵,竟是清一色战马,看起来比淮军这支骡马骑兵要精锐的多。

带兵的绵侯袁宗第同部将白鸣鹤、刘体纯等人都是原先顺军“三堵墙”的将领,于骑兵作战远比淮军要熟悉,要有经验。

现在的顺军五大营有三营都是山海关兵败后重建,包括袁宗第的右营。不过虽是重建,军官骨干保存不少,所以右营七千兵也是精锐,李自成能将右营当成女儿的嫁妆,可见这位永昌皇帝对唯一的女儿有多重视。

淮军这边唯一能算得上是骑兵将领的是李元胤和赵忠义。

李元胤是李成栋的养子,自幼随父马上睡,马上战,年纪虽轻极有本事。赵忠义是明将金声桓的亲兵出身,其余将领多是两脚猫,以致樊霸这个山东响马出身的骑术在淮军当中都能排上前几号。

顾君恩随右营兵一起出发,这位大顺可能仅存的谋士、吏政府侍郎不仅是个文官,骑马的本领同样高超。

陆四出城后,顺军官兵同淮军的旗牌兵已经在城外列阵,径渭分明。双方普通官兵的军服并没有明显差距,只将领头盔不同。顺军那边的军官多是斗笠,又叫南阳帽,淮军这边则戴着缴获的明军头盔,因此陡见这顺淮列阵场面,不知情的很容易将他们当成是顺军和明军。

“淮侯到了。”

顾君恩轻声对袁宗第道,后者却没有上前去迎,而是看向刚刚勒马过来的公主。刘体纯等顺军将领也都不约而同将视线落在了大顺公主脸上。

这些被李自成当成“嫁妆”赠予淮军都督陆文宗的御营官兵并没有习惯他们的新身份,或者说潜意识里仍是将大顺公主当成他们的“主上”,而不是遵从大顺臣子的驸马命令。

李翠微却是毫不犹豫将手中的马鞭抬起,朝正过来的陆四一指,对袁宗第道:“袁叔叔,我是女儿身,如今又已出嫁,今后你们从我夫君之命便可。”

顾君恩闻言,微微点头:殿下大事不糊涂。

“好,听侄女的。”

袁宗第没有二话带着白鸣鹤等部将纵马上前去迎陆四,甚至准备下马行礼。

陆四如何会让袁宗第这位大顺绵侯下马行礼,于马上就一把拽住其胳膊,道:“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意这些俗礼?难道绵侯要我下马还拜你不成!”

说完,朝白鸣鹤、刘体纯等一众顺军将领看去,扬声道:“陛下有难,全力以赴。顺军淮军,都是一家,共赴国难!”

“顺淮一家,共赴国难!”

“顺淮一家,共赴国难!”

七千将士的叫吼声于归德西门外响彻,城门下送行的黄中色面露沉思,偷偷拉了把虞绍勋,低声道:“李闯那帮手下不识数,恐怕被人卖了还要帮人数银子。”

虞绍勋脸抽了抽,没答理黄中色。

“老虞,咱们和闯贼可不对付,都督真把闯贼人马收进来,以后怕没咱们什么事。”

黄中色脸上满是忧虑。

这话不是没有道理,以前他们是明军的时候跟闯军打的可是不轻。看都督这付行事,摆明是有意以救李闯之名收顺军之心,将来淮军队伍里真要多出一大帮子李闯的人,他们这些前明降将跟顺军那帮人怎么处?

论亲疏关系,也是同为“反贼”的顺军那帮人更亲淮军,他们这些明军降将可比不了。

虞绍勋怔怔的看了眼充满担心的黄中色,半天才说了句:“你要不想在淮军干,长江没盖盖子,你试试能不能游过去。”

“这是什么话,我跟你老虞掏心窝子,你老虞就这么埋汰我?”黄中色不高兴了。

“咱们现在要么跟都督一条路走到底,要么就去降那满洲鞑子,其它的念头我劝你彻底打消,就算你黄中色有本事游过长江,将来也是要降的命。”虞绍勋正色说道。

黄中色一愣:“为什么?”

“明朝没救了。”

虞绍勋摇了摇头。

“南京那边可是还有半壁江山的,有钱有粮,怎么就没救?”黄中色不服气。

“有钱有粮,小儿抱金而矣。再说那南京,有中兴气象?潞王是个什么货色,你老黄不知道?”虞绍勋目中满是鄙夷之色。

“这...”

黄中色不吭声了。

虞绍勋四下

yw 193 龙物 交换系列150部分

看了眼,低声道:“你想干什么是你的事,不过我劝你一句,局势未明之前,别做傻事。”

“哪能呢。”

黄中色讪笑一声,“李闯真叫鞑子弄死了,他手下那些兵将还不是得投咱淮军,到时候咱淮军未必就拼不过他鞑子。鹿死谁死,不好说呢。”

“就看都督能不能断了阿济格后路了,真成的话,咱们可得卖些力气,别总当缩头乌龟。张国柱可是比咱们走得远。”

虞绍勋吐了口气,目光中,都督已在一众顺淮将领簇拥下往西开拨。

喜欢大流寇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