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起来他的还放在里面小说全文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豆腐机

太子那边正在玩樗蒲。

他读书不成,博戏却是无师自通,可惜太傅管得紧,还总向皇帝进言,平常沾都不让沾。今日过节,往常那些禁令暂时放下,赶紧趁机玩上两把。

于是乎,彩棚里呼卢喝雉,好不热闹。

皇帝笑呵呵地看着。左边,一群少年郎吵吵嚷嚷,右边,两位小姐对坐饮茶岁月静好,再加上长宁公主和两位郡主在旁边叽叽喳喳,真是美好的青春啊,感觉自己都变年轻了呢!

余充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般情形。

“陛下。”

皇帝最近对他印象回升,笑容亲切地问:“余卿来了啊,今日可有看好的龙舟队啊?”

不等余充回答,长宁公主已经叫起来了:“我的!我的!余大将军一定要押我的龙舟队啊!”

皇帝面前如此大呼小叫,即便是公主也太无状了!

余充眉头紧拧,说道:“这赛龙舟老臣不懂,只看缘分吧!”

皇帝今天心情实在是好,也不觉得扫兴,笑眯眯地说:“那余卿先看一会儿,等等他们就出来了。”

太子婚事已经定了,余家就是亲家。皇帝为了表示宠信,特意将他们留了下来。

见余充一直看着太子那边,皇帝道:“今日过节,朕特意允了太子,可以玩乐一天。”

余充在意的当然不是这个,说道:“武安侯今日怎么没在抄书?”

昭国公明面上并没有定罪,因此燕凌被禁足的事,对外的说辞是他与太子打架所以被罚抄书。

皇帝浑不在意地摆了摆手,还是那句:“过节嘛,太子特意来求,朕就让他们松快一天。”

余充听得无语。他都这样对昭国公了,不会以为人家儿子还站自己这边吧?这燕家二郎又不是个废物,带着几千兵马就敢千里奔袭斩杀巴尔思,竟然让这么个危险人物留在太子身边……

罢了,皇帝今日高兴,他说了非但没用,还会引得龙颜不悦,以后再提吧。

日头渐高,曲水亭旁人头攒动,车水马龙,喧闹无比。

为了讨皇帝欢心,在龙舟赛开始之前,京城各大会馆选出最美貌的舞女歌姬,于画舫上竞技。

仙音妙舞一曲接着一曲,引来万众观赏,到了妙处轰然叫好,赏赐流水般从彩棚送出来。

徐吟看着这一幕,不禁在心里感叹。这些达官显贵如此纸醉金迷,可那些水边围观的百姓们,又有多少衣衫褴褛?

乐舞声中,她看到端王过来了。

端王今日要亲自上船敲鼓,因而打扮得十分利落。他本就生得俊朗,换了一身窄袖骑装越发英姿勃勃,倒是吸引了不少目光。

余曼青原本只是一瞥而过,忽然目光就停

早晨起来他的还放在里面小说全文完整版

住了。

端王是个闲王,虽然爱好风雅,颇有些名声,但余曼青从来没留意过。此时猛然一瞧,才发现与太子相仿的长相,原来可以这般气宇轩昂。

待她回过神,却发现徐吟望着自己,笑得别有深意,连忙将脸色一正,说道:“听说端王府的龙舟队,由公主挂了名,想必徐三小姐也会押他们了?”

徐吟理所当然地说:“自然,余小姐呢?要不要支持一下公主?”

余曼青蹙眉道:“我不好赌,就算了吧。”

徐吟摇着扇子,语气轻柔:“这怎么能叫赌呢?下注的绢花是陛下所赐,不过讨个彩头罢了。”

提到皇帝,余曼青才没说什么。

那边端王进了主棚,皇帝问:“听说皇弟今日誓要拿第一?”

端王躬身回礼,

早晨起来他的还放在里面小说全文完整版

笑着答道:“臣弟与十七弟打了赌,今日若是不拿第一,就要将涵园送他,自然要拼命了。”

他口中的十七弟就是逸王,因为年纪相近,两人自幼便是一起长大的。

皇帝笑了起来:“你那涵园倒是真不错,早知道朕也与你打个赌。”

端王连忙摆手:“皇兄饶了我吧,臣弟近来手头紧,再拿不出赌注了。”

皇帝哈哈笑了起来。

一旁的余充听见,忽然插了句话:“听说端王殿下的龙舟队给长宁公主挂了名,就叫公主出了一大笔钱,不知此事真假?”

端王神情一凛,答道:“是……”

不等他说完,余充截口道:“王爷这么做是不是不大合适?龙舟队还是您的龙舟队,公主除了挂个名什么也没有。就算王爷手头紧,公主可还是个孩子呢!”

这是指称他骗小孩的钱,端王露出尴尬之色,急忙看向皇帝:“皇兄,臣弟只是……”

皇帝自己就是个爱玩的,原本没觉得怎样,可余充一说,他想到长宁公主的钱是自己给的,也别扭起来了。

这么一说还真是,龙舟队依旧是端王府的,别人也都知道就是端王的龙舟队,只因为挂了个名,就拿走了那么大一笔钱。

皇帝不了解端王,端王可太了解皇帝了,看他没说话,便知道已经给自己记了一笔,顿时对余充恼恨起来。

长宁公主没搞清状况,叫道:“父皇,这是我愿意的。我想要只龙舟队,可自己养太花钱了,还有好多事情要打理。现下叫皇叔给我挂名,花的钱少,事情也不用管,岂不是两全其美?”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可看的角度不一样,感觉当然不一样。皇帝先前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给她钱,就当让女儿玩一回。可现下听余充那么一说,发现端王更赚,就不乐意了。

但皇帝要脸,总不能当面计较,就笑着带过去了:“长宁说的是,难得过节,就痛快玩吧!”

说罢,他将目光投向外面的画舫,拍掌道:“这个跳得好,张怀德,赏!”

张怀德笑着应是,命小内侍送出赏钱。

那舞姬得了赏赐,喜得连连谢恩,摇曳生姿地下去了。

端王脸色发青,不由看了眼余充,不料余充也在看他,两人视线对个正着。

余充对他微微一笑,点了下头。

端王却觉得五月天里仿佛冷水泼头,凉到了心里。

余充果然记恨上他了,今天不过是个警告,日后少不得还要针对。

不能这么下去,要么和解,要么……

端王告退出去,心里转着念头。

喜欢藏珠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