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舒服又浪的岳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豆腐机

在身上纹个东西,真是她想了又想迟疑了又迟疑的事。两年前,光是那家刺青店她就进进出出的好几回,弄得纹身师都认识她了,末了跟她说,“小妹妹,你到底想要什么图案大大方方跟我说,不用不好意思。”

还让人误会了。

那晚她做了个梦,梦里又是那天在酒吧里的场景,她为她的偶像屠了榜,她的偶像牵着她的手穿过人群,修长的手指压在她心口上说,把我纹在你这里。

醒了之后她给程溱打了个电话,说她顿悟了,要去纹身,陪她一起去。

程溱对于她的这个决定感到诧异,这盛棠平时最能显摆的就是她的自身条件,什么肤白貌美大长腿啊,什么骨肉均匀肤如凝脂啊,这种人绝对接受不了在身上纹个东西的。

在纹身店碰面后,程溱问她要纹什么。盛棠说,forget。

程溱想着这情字伤人啊。

纹身师见盛棠终于下定决心挺高兴,说,“字母还挺多的啊。”

盛棠一听这话又紧张了,“是不是字母少点就不疼了?”

字母少点,也不是没有的纹,例如Fan……

程溱抿唇笑她,“那你干脆纹个\'忘\'字得了呗。”

笔画也不少啊。

盛棠又暗自数了数“江”的笔画,能少上一笔……

程溱像是看穿她的念头似的,叹了声,“看来啊,忘记比记得要难啊。”

正式纹的时候,两个字就反复在盛棠脑子里转:Fan……forget,来回来得思量着啊。

结果一个F下去后盛棠死活就不纹了。

纹身师许是接触这样的“情伤案”太多了,见状说,“不管是纹什么,能在心口的位置可见用情太深啊。”

出了刺青店,程溱意味深长地跟她说,“你这个F,纹得高明啊。”

回家后盛棠抱着盛子炎一通哭,别提哭得多凄惨了,跟盛子炎说,“爸

又舒服又浪的岳全文在线阅读

爸,我疼啊,心口好疼好疼啊……”

盛子炎怜惜地摸着她的头,宽慰,“想哭就哭吧,痛痛快快哭出来心里就舒服了。”

“不是啊,纹身疼,呜呜……”

为什么想不开去纹身?纹还为什么要纹心口上?

真是,太特么疼了。

……

盛棠回想曾经纹身的血泪史,觉得心口又疼了。思绪跟扯不回来的咆哮狗,撒野般又朝着江执那尊沾了水珠的胸膛去了。

柒字啊,笔画更多呢。

是不是傻,写个简笔“七”不行吗。

盛棠觉得脸跟被热水煮过似的,伸手一摸,果然很烫。

今晚怎么睡……

**

另一间房,肖也窝在单人床上直哼唧,不管怎么躺都不舒服,干脆半靠着床头。见程溱看完手机后,继续哎呦。

程溱盘腿在对面的单人床上坐,叹气,“别哎呦了,就这点伤还至于啊?”

肖也放下手里的镜子,痛心疾首的,“伤害性不大,但侮辱性极强。接下来这几天我还怎么见人?”

“都被罚关禁闭了,你能见着的除了我们也没别人,茫茫戈壁滩,你还打算呼朋唤友?”程溱说的一针见血的,“放心吧,我们记着你天真帅气的容颜呢。”

这话说得肖也心里说不上是舒坦还是无语,目光瞥了一眼她的手机,问,“是曲锋吗?”

刚刚她出去接了通电话,回来又来了两条微信,虽然面色看上去没什么,但肖也总觉得不大对劲。

程溱将手机一关,“不是啊,你可别疑神疑鬼了。”

肖也仍旧面露狐疑。

“我说肖也,你想成全盛棠和江执,也别把我搭进去啊。”程溱转移话题。

肖也笑了笑,又牵动了嘴角伤口,疼得一龇牙,“你跟沈瑶之前没什么交往,睡一起多尴尬,还不如在房里陪我。”

程溱翻个白眼,“外人看在眼里,会觉得我们男女关系混乱。”

肖也扭头看她,很认真地问,“程姑娘,你把我当男的看了吗?”

这倒是……

“行了行了睡吧。”程溱显得心不在焉。

“过来扶我一下。”肖也栽歪着身子,又哎呦哎呦了几声。

程溱没再挖苦他,帮他把枕头放平,小心翼翼扶着他躺下后,她坐在床边,没有起身走的意思。

又舒服又浪的岳全文在线阅读

也见她一直盯着自己瞧,有点不大好意思,“你说你这是什么特殊爱好呢?我帅的时候你不多瞅我几眼,现在——”

话没说完,程溱就俯身下来,轻轻搂住他,头抚靠在他胸前。

肖也一下僵住了。

好半天,手臂伸过来环住她的腰,嗓音温柔,“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觉得……”程溱低低开口,话没说完嗓子有点堵,眼眶红了,幸好脸贴着他胸膛。

肖也等了少许,没听她继续说下去,歪头想要看她,“你……是哭了吗?”

程溱深吸一口气,压走了眼眶的红,松开他,身体坐直后面色就一如往常了,“我哭?你现在顶着张包子脸我一看见都想笑。我是想跟你说,你的脾气该收敛就得收敛点,老大不小了,还以为自己是小孩呢?”

肖也觉得掌心里还残留着她腰肢的柔软,又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刺痒在抓他胸口,这种感觉既陌生又美好。

见她又横眉冷对的,他叹了声,“你就不能试着温柔长过三秒?刚才多好啊,多女人啊。过来,再让哥抱抱。”

“滚蛋。”程溱起身回床,“睡觉。”

**

翌日,胡教授还真带人封了窟,气得肖也在宿舍里骂:这老头儿怎么就这么倔!

祁余把手机聚起来冲着肖也,“你再说一遍,我拍下来发给师父。”

肖也没胆了。

江执全程养伤状态,估摸着一夜无梦,第二天神采奕奕的,对于封窟这种事想得挺开,说,只是暂时的,大家该干嘛还干嘛吧。

盛棠哈欠连连的,吃早餐时叫一桌子人浮想联翩,目光都齐刷刷地瞅着江执。打到第五个哈欠时,肖也忍无可忍了,跟江执说,“你都内伤了,还这么有体力呢?”

江执还没等回答,盛棠现在这头咣当一声,脑袋磕桌上。这一磕就磕睁眼了,竟然吃着饭都能睡着,看得众人叹为观止。

盛棠也没管肖也刚才说了什么,连连摆手,“不行了,我得进去补个觉,除非天塌了,否则谁都别叫我啊。”

卧室里两张床,她生生被江执揪到一张床上睡,他还吓唬她说,“我挨了揍心情可不好,你再躲,我就拿你发泄了啊。”

用了“发泄”二字,盛棠觉得如此流氓的人,相比这俩字在他心里也是冲着最流氓的行径去的。

刚开始没怎么睡踏实,总觉得像是有人在亲她,后来迷迷糊糊就睡死过去,天亮时她是在江执怀里睁眼的。其实一晚上睡得也挺好的,但恰恰就是这种舒坦像是把她过往的倦怠都勾出来似的,眼皮又沉得要命。

**

第三天,大家还真是各忙各的了。

程溱临出门前没看见肖也和江执,就连祁余和罗占也没朝面。沈瑶跟她说,可能在工作室里忙吧,又问她去哪。

她支支吾吾的,最后就说了句想去市集转转。

借了宿舍里的车,一路开车穿过敦煌市区,直奔鸣沙山方向,驶进了一家装修的金碧辉煌的酒店。

停好车后,程溱拿过手机紧紧攥着,紧抿着嘴盯着眼前的酒店。

偶尔有游客进出大厅,在这里下榻都是冲着去鸣沙山方便,这家酒店规模在整个敦煌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了。

良久后她深吸了一口气,拨打了手机。

那头很快接通了。

“我到了。”她很冷淡地说了句。

那头扬笑,“上来吧,605房间,我都等你一上午了宝贝儿。”

喜欢他以时间为名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