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ckstarter中国学徒:似我者死

2018年9月21日
麻辣烫怎么做才好吃?
2018年9月21日

随着8家股权众筹平台首批成为证券业协会会员,国内股权众筹终于向正规化再进一步。中国众筹业会在2015年告别野蛮生长吗?

事实上,许多中国众筹项目的投资者,或许不清楚智能手表 Pebble的众筹的故事,但肯定听过关于“化缘改叫众筹”的调侃。甚至在很长时间流传着这样一个段子:天冷了想吃火锅,又懒得出去,咋办呢?首先邀请5个人。给第1个电话:“顺路买点菜来,就差蔬菜了。”接着第2个:“顺路买点羊肉,就差肉了。”然后第3个:“顺路买点冻豆腐各种丸子啥的,就差这个了。”之后第4个:“就差酒了”最后第5个:“火锅底料不够了,带点来。”然后,挂电话烧锅水坐等……

这也从侧面反映了中国众筹行业的现状:外行看热闹。一组数据可以窥见这种“热闹”:据零壹财经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12月,全国众筹平台数量已达124家,2013年同期仅为41家,一年时间增长了2倍。但是,相应的“内行”真的懂门道吗?

事实上,历经去年一整年的“野蛮生长”后,国内的众筹网站也走到了十字路口。Kickstarter的中国“学徒”、国内最早一批类kickstarter 的众筹网站中,有一部分已经开始“去众筹”化的转型,比如:“点名时间”宣布转为智能硬件首发平台,有部分转型为产品预售平台。

“如果你把kickstarter的众筹模式完全复制到国内,其实会跟中国目前的大环境产生非常大的隔阂。”仍在坚持纯众 筹模式的青橘众筹CEO管晓红分析称,美国的创业产业经过多年沉淀,不论是创业氛围、创业团队,还是创业产品的成熟度,以及整个社会的信用体系都比我们要 早很多年;而中国相对处于培育期,创业团队本身的成熟度,整个社会对创业产业的包容度、支持程度等,都需要一个蛮长的积累期。

以青橘众筹为例,一段时间内,公众向其提交众筹申请的项目超过1500个,但经过初步筛选,最终能够登上众筹平台的可能只有20%左右,一大半会被“刷下来”。对比KickStarter上成熟的专业团队以及小微企业,国内希望众筹的项目许多是怀着一腔热情来试水,有的是兼职,有的甚至是灵光一闪有个想法,没有经过什么验证,本身你找不到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根据,但突然想到平台试一试。

另一方面,随着多个平台热闹崛起,投资者对模式和具体项目的审视变得更加谨慎成熟。,但对众筹项目失败的包容程度并不高。比如:有的买单者支持100元,意识上还是我支持你了,就应当有所回报,这个事情才完成,否则心里接受不了。

在业内,众筹项目失败被叫做“流拍”。从发起人的角度来看,管晓红认为,可能其项目立意 本身存在偏差,或是项目执行的成熟度有待大的提高。对于后一种可能性,虽然绝大多数发起人在提交项目之后,都希望创意、产品等得到认可和认真执行;但实际 上,尽管不是恶意流拍,由于其项目的成熟度和团队的执行力还不够成熟,最终没有兑现承诺。

其次则是整个创意产业链条没有形成,比如有个创意产品的想法,已经得到别人买单认可,往 下一步继续推荐,打样找不到合适的地方,生产找不到合适的厂家,或是找不到合适的设计、销售人员,后续环节接不上了,最终生产不出来或不能生产出理想的产 品,最后导致流拍。尤其当小微企业面向大供应商,整个产业链还非常生涩。

“学我者生,似我者死”,kickstarter的中国学徒如何避免水土不服?青橘众筹采取了 “递进式众筹”的创新模式,即:将项目众筹与股权众筹相结合。如果将项目比作一条条鱼,首先在项目众筹这个池子里把鱼养大、养好,再从中挑出最强壮、最有 价值的,放到股权众筹的池子中去。

第一步是挑选好的“鱼苗”,青橘众筹专门建立了一个阈值系统及专业评估团队,根据项目立 意、项目进度、用户跟踪、筹资额度等标准,对项目进行初步的评估和筛选;经过漏斗式筛选出的优良鱼苗,将放在项目众筹的池子里以“一站式管家服务系统”进 行培育,包括协助第三方合伙伙伴等。而在“养鱼”的过程中,青橘同时提供数据反馈分析系统,项目点击量、关注者的数量、关注的入口渠道等信息,青橘都会将 结果及时反馈到项目发起人。

作为众筹中的重头戏,与资本市场关系紧密的股权众筹也在一步步向正规化迈进。1月20日,中国证券业协会向众筹网旗下股权众筹平台原始会下发了《关于领取中国证券业协会会员证的通知》,包括青橙众筹旗下、筹道股权在内的8家股权众筹平台首批成为证券业协会会员;而青橘众筹的筹道股权则是在项目众筹的基础上再递进,比如:青橘众筹筹资成功的释云GPS定位卡项目,在项目基础、投资用户粘性等方面有累积优势。

截止去年底,青橘众筹上线多个,总筹资额度已经达到950万元,单个项目最高筹资额度达到203万元。“这个行业太新了,后续可能会借鉴类似Kickstarter的佣金模式、增值服务模式,甚至参与投资的模式,但现在还没有一个清晰的定论。”尽管数据振奋人心,但管晓红坦言,现在国内几乎所有的纯众筹平台,都没有找到一个清晰固定的商业模式,大多是在培育项目、建设平台,还在“拼用户、拼数据、拼资源”阶段;最后大浪淘沙能够留下来的可能只有四五家——那些有情怀、认认真真做下来的。

在国内一家创投机构关于众筹行业的研究报告中,全国数百家纯众筹平台,青橘众筹位列前三。管中窥豹,从梦想模式转档商业模式,中国众筹行业还有一段征程;不过,大洋彼岸的鼻祖Kickstarter当初也不可避免地艰辛了一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