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君爷爷:凝豆腐、冻豆腐冻出来的人间美味

天冷了来一份鲢鱼冻豆腐汤
2018年9月14日
淳安毛豆腐豆腐淳安汾口镇_新浪新闻
2018年9月15日

昨夜北风呼啸冰凌飘摇,冻雨无休止纠缠在树木,雨凇叠垒沉重披挂在枝叶上,迫使高大树冠低垂。柔软的树叶裹着冰晶如同古新纪时期叶片化石,透明且坚硬。树梢在凛冽寒风中左右摇摆,时而发出低低的哀嚎。

幼时,逢寒冬时节,家中买来豆腐,放在筲箕里搁在门前楝树枝杈上,任其在雪中冻成褐色冰砖。三二天后豆腐充满冰凌体积微微变大,移至室内冰渣融化,水液从豆腐中溢出,冻硬后的豆腐再次变得松软,但之前貌似致密的豆腐此刻如同干枯的丝瓜瓤,丝丝缕缕网络纵横。冻后的豆腐也有名字,小城人们称之为凝豆腐,凝释义为结冰,原来凝豆腐亦有出处噢。

腊鸡剁块,洗净后入沸水淖烫,尔后置于瓦罐中加适量清水后小火煨制。至腊鸡软糯汤汁浓稠时,凝豆腐入瓦罐沸汤中合煮,如前所述,此刻,凝豆腐贪婪吸吮腊鸡汤液,松软网孔凝豆腐瞬间汁液丰满,如此美味何乐不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