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优雅并且有品的吃豆腐

幽默段子:冻豆腐也是豆腐啊
2018年9月5日
第一次把千页豆腐这样炒简直太好吃了上桌分分钟被吃光
2018年9月5日

如果你在百度上搜索“吃豆腐”来一词来源,可得到这样的注解:旧时豆腐店多为夫妻店,丈夫半夜起来磨豆腐,白天妻子卖豆腐,豆腐店老板娘以豆腐为常食,自然生得细皮嫩肉,同时为招徕顾客未免有卖弄风情之举,引得周围男人以“吃豆腐”为名到豆腐店与老板娘调情。

梁实秋先生最爱吃 “鸡刨豆腐”。把一块老豆腐在热油锅里用筷子捅碎,捅得乱七八糟,略炒一下,打入一个鸡蛋,再炒,加大量葱花。

清代美食家袁枚的《随园食单》中,记录最多的就是豆腐,有“冻豆腐”、“虾油豆腐”、“蒋侍郞豆腐”、“杨中丞豆腐”、“王太守八宝豆腐”、“程立万豆腐”、“庆元豆腐”、“张恺豆腐”等不一而足。

文思和尚豆腐是清代扬州有名的素菜,大作家汪曾祺寻遍扬州一带的寺庙和素菜馆都不得见,便自个儿动手,素菜荤做,用黄豆芽吊汤,加上好的口蘑和竹笋,文火熬成后再下猪油和虾子,想来都只觉鲜美。

美食大家唐鲁孙谈及当年常去的一家小馆子里的一道脆皮豆腐,这切成大骰子炸得遍体金黄的豆腐蘸的却是其白胜雪 的细绵白糖。他笔下的那些豆腐杰作,如上海老半斋的鸡刨豆腐、老正兴的火腿烧老豆腐、广州东南园的鸡蓉酿豆腐、北平灶温的虾子锅塌豆腐,如今已是或失传、 或味道走样的昔日豆腐珍馔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