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年白事只吃一碗白菜炖豆腐

脂渣和白菜真是绝配 教你做脂渣炖白菜豆腐
2018年8月29日
猪肉粉条白菜土豆豆腐凑一锅炖出东北食客的思乡情
2018年8月29日

“现在,不管家庭条件好坏,办丧事都由咱村统一标准,取消吹鼓手,改为放哀乐,不泼汤、不摆祭。前来吊丧的亲戚不再磕头、作揖,改为三鞠躬,一场丧事平均花费控制在1000元左右,村民的负担大大减轻了!”近日,莱芜市莱城区高庄街道办鲁家庄村党支部亓发玉告诉本报记者。

其实,早在规章制度出台之前,鲁家庄村仍在坚持一项长达39年的简办丧事标准,那就是“一碗白菜炖豆腐”。“从1977年开始,俺村不管哪户村民办丧事,招待亲戚朋友都是一个标准:一碗白菜炖豆腐,馒头可以随便吃。这个风俗一直延续至今。”村党支部亓发玉自豪地说。

一碗白菜炖豆腐是怎么来的?亓发玉打开了话匣子。之前,鲁家庄村位于莱城区南部山区,地处丘陵地带,由于离城较远,村子并不富裕。但是,每逢家里老人去世,主家都是大操大办,攀比之风刹不住。亓发玉说,当时村里一位老太太去世,由于家族很大,光酒席就办了20多桌,仅招待费一项就花费了2000多元,这在当时那个年代,着实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这样下去,很显然在村民间助长了攀比风,使得不少贫困户为了撑面子经常要东拼西凑借钱来办丧事。”

然而,这样的简办丧事新举措,在当时还没有现成的例子。主家办丧事招待亲戚朋友从大鱼大肉直接过渡到白菜炖豆腐,传统思想根深蒂固的村民哪能接受得了,也没少受邻村居民的指指点点。今年63岁的鲁家庄村“两委”成员、红白理事会会长亓宪春说,刚推行的时候,不少村民觉得这未免显得太寒酸,更有一些人觉得不尊重对方。

规定中提到,无论家庭条件好坏,办丧事都由村里统一标准。取消吹鼓手,改为放哀乐;不泼汤、不摆祭,孝服只有儿子、闺女穿,孙子辈只戴白帽;报丧统一用电话通知,前来吊丧的亲戚不再磕头作揖,改为三鞠躬。

“刚开始,全家人都不同意简办,别村都大办,为啥咱不行?俺们担心旁人误以为咱心疼花钱,怕说闲话。”村民亓庆伟说,村委成员反复去他家做思想工作,最终,一切从简,由村里统一操办,当天就办理完丧事。

“以前丧事上,亲戚朋友送花圈,主家都会随烟表示感谢。之后,我们村将随烟的习俗也取消了,并且一律不收花圈。”村党支部亓发玉告诉记者,如今,无论谁家有人去世,红白理事会的人都会第一时间到场,全权安排统一调度。

2015年,村里78岁的亓大爷去世后,虽然他的儿女们个个有本事,村民们也私下议论会大操大办。但是,在红白理事会的监督和操办下,整场丧事并没有请吹鼓手,没有三跪九叩,没有摆祭,没有泼汤,一切从简,仅花费1200余元。亓宪春介绍,当天上午,逝者的几位亲戚给他出了大难题,在丧事上提出要磕头作揖。“这肯定是不行的,村委费心费力定好的规矩不能说破就破,以后老百姓还咋遵守,如何办理丧事必须我们理事会说了算。”于是,在亓宪春的劝说下,逝者的几位亲戚最终服从了村里的安排。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多年来,鲁家庄村丧事简办的举措已经得到了绝大多数村民的认可。今年76岁的李守芳说:“原先在外村一场丧事办下来,忙坏一家人,开销巨大不说,也成为大家的负担,更助长了铺张浪费和相互攀比的不良风气。如今,外村的人到俺村参加葬礼都夸俺们的政策好。”

“按老风俗操办丧事的话,三天多的开销至少万元以上。而现在丧事简办后,时间压缩了,酒席少了,也没有烟酒,丧事开销自然就降到了千元左右。”今年71岁的村民毕福臣说,丧事简办能延续下来,贵在村里有制度能坚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