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娇喘的短裙校花 公主往下边塞玉器是哪本书

程小西扎着一个小马尾,看起来非常的干练,白皙脸蛋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多余瑕疵。

“你的腿断了,没有腿,这对一个正常人来说应该是相当的影响生活的。”

她微微抬着下颌,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的高傲,只是扫了眼劫匪以后,便不再看他:

“目前市面上已有的技术,安装的假肢往往价格都非常的高昂,而且还达不到满意的效果,与正常使用还差很远很远。”

程小西无比轻蔑的扫了劫匪一眼:“当然,这些还有一个前提,你得有很多很多钱,那么你可以给自己安装一条腿。”

“你都需要出来抢劫了,所以我估计着,有钱这个词眼应该跟你还有一段距离,虽然我说的不好听,但是却是事实,对不对?”

这个用词,她说的还是非常委婉了。

劫匪面无表情的抬了抬眼皮子,看着程小西,咬牙没有说话。

“我呢,早先在外面读书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很好的朋友,她们在假肢这块领域研究颇深。”

程小西无比高傲的抬起头来,说话中无不带着一丝得意:

“就在上个月,她们刚刚对外宣布,研究出了全新一代的假肢来,安装稍稍做个康复训练,就能达到与正常人一般的水准了。”

“当然了,这些也是有代价的,一条腿,她们报价三十万。”

“我觉得,你坐监,出来,那个时候的你,应该是更没有能力承担这个费用吧!”

“呵呵,笑死!”

劫匪闻言冷笑了起来:“一条腿三十万?他们怎么不去抢劫?简直比我们玩命抢钱还要来的快。”

“你不行,不代表别人不行。”

程小西毫不客气的讥讽道:“三十万,在那些富人眼中不过就是一串数字而已,相比起残疾,三十万又算什么呢?”

“有腿的人,跟没退的人,那完全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你没有腿,你的衣食住行就需要别人的照顾,你有腿,虽然是假肢,但也足够你正常生活了。”

说到这里。

程小西便不再继续跟他说下去了:“钟Sir跟我说明了情况,我觉得吧,这是你的一个机会。

“你也就幸运了这一次,钟Sir出于人道主义,愿意再帮你把腿装回来,虽然是假的。”

“配合他,你还能

文学

有一条腿,不配合他,你这辈子都没有机会了。”

“三十万还只是现在的一个报价,几年后,他们的产品迭代改善,价格只会越来越高。”

“那个时候坐监出来的你,有这个能力去消费这些东西么?”

不等劫匪回答。

她自问自答道:“我觉得你没有这个能力,你一个残疾人,也会受到别人的歧视的,除非你坐着轮椅拄着拐杖再去抢劫银行,或许还有可能。”

劫匪闻言眼神飘忽,表情阴晴不定。

“算了,懒得跟你浪费口舌了。”

程小西把自己的台词说完以后,直接看向钟文泽,伸手拿出包包里的文件来:“钟Sir,看来你不需要我帮忙了。”

“再等等。”

钟文泽摆了摆手,把文件拿了过来,走到病床上劫匪的跟前,扬了扬手里的文件:

“这是我让程医生跟那边拟定的合约,她今天带过来的,只要我在这上面签字,以后你就能去安装这条腿。”

“帮我提供元哥他们的线索,你就能重新拥有一条“腿”!”

“笑话!”

劫匪咬牙冷笑了起来:“你把我的腿炸断了,现在又要帮我安装一条假肢,我是不是还得感谢你才行啊?警官!”

“很好。”

钟文泽闻言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炸断你的腿,那不也是你咎由自取?!”

“既然你没所谓,那我也没所谓!”

说到这里。

钟文泽冷着脸,把文件翻转过来,而后双手用力“撕拉”一下把文件给撕成两半:

“机会不是天天都有的,机会更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既然你觉得你做个残疾人坐在轮椅上渡过余生也挺好,那咱们也不用多说什么了。”

话音落。

钟文泽右手一甩,撕碎成无数个碎片的文件洋洋洒洒的在劫匪头顶上天女散花,洋洋洒洒掉落在床上,地上。

“走!”

钟文泽一甩手,头也不回的往外面走去。

“傻佬!”

仇雄伸手指了指病床上躺着的劫匪:“活该你一辈子当个瘸子啊!”

说完他也跟着往外面走去。

病床上。

劫匪的表情阴晴不定,看着落在自己身上的无数纸张碎片,表情纠结。

“哒哒哒…”

钟文泽他们离开的脚步声在他的耳边响着,清脆而刺耳。

越来越远。

“等一下!”

劫匪深呼吸一口,一咬牙仿佛是下定了决心,叫住了拉开门准备离开的钟文泽:“警官!”

钟文泽脚步停了一下,根本没有任何停顿,继续往外走。

“我配合你!”

劫匪一看钟文泽根本没有反应,直接就大声的嘶吼了起来:

“我配合你啊!”

“是么?”

钟文泽这才停了下来,再度折返回来,面无表情的看着劫匪:“想通了?”

“是!”

劫匪咬了咬牙,语气有些不确定的再度反问:“你真的会免费帮我安装一条假肢?”

“中国人不骗中国人。”

钟文泽摸出香烟来给自己点上,语气无比高傲的说到:

“我钟文泽做事向来都是一口吐沫一个钉,说出去的话自然是会做到!”

“一条义肢而已,程医生是我的人,在你们眼里,三十多万的价格那是一辈子奋斗的结果,而在她们眼里,不过是人情世故而已。”

“我说的比较难听,但是不是很在理?我也完全没有必要去骗你。”

“我配合你,我又怎么能够保障自己?”

劫匪试图着跟钟文泽纠缠:“我给你提供信息,然后你反手把我抛弃了怎么办?”

“那你有的选么?”

钟文泽吐了口烟雾,无比直白的说到:“现在的你还有其他的选择么?”

“我跟你说了,我钟文泽做事向来就是这样,说到做到,你能做的也就只有相信我而已。”

“你除了相信我,你还能怎么办?你自己能给你自己安装一条假肢么?你有那个能力么?”

“我…”

劫匪一时间再度语塞。

钟文泽的话他确实没法反驳,眼下的自己,不过是个罪犯而已。

钟文泽的话,没人能够保证真假,但自己能做的,就是去相信他。

除此以外,别无他法。

“程医生。”

钟文泽歪头看向程小西:“你现在再去重新拟定一份合同出来,顺便让律师帮忙做个公证。”

说完他看向劫匪:“这样你总该相信了吧?这是我最后的耐心了。”

“反正你都是跑不掉的,元哥那么那伙人,按照他们的性子,你们这次失手了,他们肯定还会再次作案的,他们也跑不掉。”

“我现在之所以跟你说这么多,并且愿意帮你装一条假肢,并不是因为我钟文泽是个大善人、救世主,那是因为你还有利用价值。”

钟文泽无比直白的说到:“一旦你失去了利用价值,不要我说,你自己说,我还会不会再来跟你说这么多?”

“还他妈给你装假肢?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

劫匪看着口吐芬芳的钟文泽,再度无语,得有好几秒后,他点了点头:“好,我配合你,你需要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

“这就对了。”

钟文泽满意的点了点头,仇雄很有眼力劲的搬来凳子让钟文泽坐下,自己则是拿出本子来在一旁开始记录了起来。

劫匪自称外号二狗。

根据他的描述,元哥原名叫刘一元,早些年在大陆犯了事,然后偷渡跑到这里来了。

在港岛混迹了小半年,满满的就组合起了目前的这个小团队,都是在那边犯事逃过来的人,身上或多或少都不干净。

刘一元团队总共是十二个人。

这次的抢劫事件,也是他们密谋了很久提前踩点很久的一次行动。

这一次。

他们四个抢劫银行押款车,成功而退的话,半个小时后刘一元则会带着剩下的人,他们会再度在元朗区作案,抢劫另外一家银行,得手后连夜离开。

不得不说。

刘一元这个人很莽,而且知道越是危险的时候越是安全。

一旦二狗他们这边得手,警方肯定忙着抓捕他们,根本不会想到紧接着还会有下一轮抢劫。

了解了这些基本的信息以后,钟文泽则是关注起他们的藏身地点来。

根据二狗的描述,刘一元他们在港岛的临时落脚点有很多,而且都是有人在代办的,根本不需要他们出面。

代办的这个人外号大嘴,专门做这个生意的,类似与后世的中介,常常会从中抽取高额的佣金。

“大嘴,这个人在哪里?”

半个小时后。

钟文泽询问完毕,随即从病房里起身离开。

“钟警官!”

劫匪二狗拿着手里重新签订的协议,叫住了往外走的钟文泽:“我可以相信你?!”

“你真的,会帮我装一条假肢,对吧?!”

“嗯。”

钟文泽应了一声,再度说到:“中国人不骗中国人。”

说完他跨步离开了。

二狗目光闪烁,看着这个背影高大的年轻人,没再说话。

医院外。

“小西。”

钟文泽快步走了上去:“真是太谢谢你了,这次多谢有你的帮忙。”

“没关系,你以前帮了我,这点小事不足挂齿。”

程小西此刻已经把自己的小马尾解开了,一头秀发自然的披撒在双肩两侧,女人味十足:

“我还是第一次参与到你们警方的审讯中来呢,我也觉得这件事情挺有意思的。”

她眨巴着眼睛,布灵布灵的上下打量着钟文泽:“我现在发现了,你的审讯风格真的非常独特哎。”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这样审讯罪犯的,你真的会帮他安装一条假肢?”

“嗯,那当然。”

钟文泽颇为认真的点了点头:“既然他真的配合我了,一条假肢而已,问题不大。”

“那你又怎么确定,他真的会配合你?”

程小西此刻如同一只好奇的小猫,连连发问:“如果他不配合,你不就白费周章了么?”

说到这里。

她黛眉微簇:“我其实当时一度以为你的审讯会失败,没想到竟然成功了?”

“攻心。”

钟文泽摇头笑了起来:“他在这次的劫案中丢掉了一条腿,只要抓住这个间隙,稳扎稳打,肯定就是能突破的。”

“这叫心理学中说的要吃透一个人,就得抓住他的弱点,他当下最在乎什么,越是在乎,就越要抓住他在乎的点,也就越容易成功。”

“啊,原来如此。”

程小西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而后笑道:“原来你懂这么多,那你这一套要是用在女孩子身上,那岂不是一吃一个准,让女生对你死心塌地的。”

“怎么?你想试试?”

钟文泽龇牙笑了起来,调侃道:“我不介意让你体验体验。”

“呀!”

程小西闻言脸色唰的一下就变得通红,脸上快速的浮现两团红晕:

“你你你…你耍流氓!”

“哈哈哈….”

钟文泽看着她这个样子,莫名的觉得好笑。

“不过….”

程小西羞红着脸,半低着头,声音也变得微小了起来:

“如果你想的话,我不介意。”

说完。

她一溜烟的直接就跑掉了,逃离了现场。

“啊?”

钟文泽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轮到他发呆了。

“哈哈哈哈…..”

仇雄看到这里,仰头大笑了起来:“泽哥,你这是桃花泛滥了啊!”

“上一次在米国,没准就是你个人魅力太大,人家早就对你芳心暗许了。”

“哈哈哈…..”

仇雄听说过,钟文泽之前去米国解决四叔的事情,与程小西之间就有过一段惊心动魄的经历。

想来。

应该就是那个时候,程小西对钟文泽有了兴趣。

“泽哥。”

仇雄一副贱兮兮的表情凑了过来,揶揄到:“人家想试试呢?你还不主动吗?”

“你给我滚蛋!”

钟文泽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赶紧拿着刚才的资料整理一下,查案,查案啊!”

“YES!”

“滚!”

钟文泽抬起一脚踹了过去。

喜欢港九本色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