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大在她身体里进进出出 我滑进了女邻居的身体

夜晚,白川乡的东边。

忽然有合掌造茅草屋燃起熊熊大火。

整个白川乡的人字形合掌造茅草屋,都是用真正的茅草与木材搭建,全是世界文化遗产。

每过三四十年,合掌造的茅草屋顶都要更换,全村人都会聚在一起,齐心协力的给每家换新茅草。

而此时,承载着整个白川乡梦想与传承的合掌造,快速燃烧起来,屋顶的雪也被融化成了水。

火光将整个白川乡都点亮。

茅草屋外,正有神秘事业部的成员,在拖拽着两个成年人朝屋外的车辆走去。

被拖拽的两个人奋力反抗着,可不论他们如何努力,都没办法挣脱神秘事业部成员。

也有这两人的亲人冲出来帮忙,可都被一一击倒。

“放开我爸爸!”一名年轻人举着用来打年糕的大木槌冲了出来,可那沉重无比的木槌落下,却被神秘事业部成员单手抓住,纹丝不动。

却见这名神秘事业部成员随手一甩,便将锤子与年轻人一起扔了出去。

这些注射过基因药剂的神秘事业部成员,在面对普通人时,宛如成年人面对孩童。

一名神秘事业部成员,对躺在地上的年轻人冷冷说道:“这三人都是我们名册上要带走的人,我们是要给他们更好的前途,你们这么做是想与整个神秘事业部为敌吗?我劝你们不要再尝试了,不然白川乡的所有合掌造,都会成为历史。”

包括神宫寺真纪在内,这三人都是神秘事业部在对照“表、里世界”户籍信息后,确认拥有穿越资格的人。

神秘事业部总共来了四辆车,7个人。

对于白川乡这样的小地方,本就不用兴师动众,7个人便足够了。

此时,神宫寺真纪正哭红着眼眶坐在车辆后排,极力压抑着自己的哭声。

她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要抓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要被带到哪里。

八岁的小女孩只知道,奶奶已经因为要阻止这些人抓走自己,倒地不起,但她还不知道奶奶已经死去。

她只知道这些人穷凶极恶,而且力量大的像是传说中的超人一样,恐怕很难有人跟他们抗衡。

除她以外,另外两名被抓捕者,一个是白川乡木偶剧场的大叔,一个则是白川乡工艺品店的姐姐。。

每年到了秋季节日时,大叔都会操纵木偶表演舞狮,这是小朋友们、游客们最喜欢的节目了。

以前,爸爸还没出事的时候,他每年秋天都会带着小真纪去看木偶表演,此时与她一起被抓的大叔,还会邀请她站在最前排。

而那位手工艺品店的姐姐,则会挑一件简单的小礼物送给她。

那时的白川乡,真的像是世外桃源、人间天堂一样,无忧无虑。

这一刻,大叔与姐姐被神秘事业部的人提到了另外一辆车上,轻若无物。

这一幕将小真纪看傻了,令她感到绝望。

小女孩一开始还希望那位欧尼酱突然化身英雄出现,将她救走。

可这时她只希望庆尘不要回到白川乡,不要看到这一幕。

因为这些人实在太厉害了,不是普通人能对付的。

其实小女孩也不是很确定,那位哥哥知道自己有危险后,会不会真的来救自己。

应该不会吧?

毕竟这些人这么厉害。

毕竟那位哥哥认识自己也没有多久。

大家本身就没有多熟悉,谁会为了一个还不熟识的陌生人去得罪神秘事业部呢?

想到这里,神宫寺真纪不仅没有难过,反而还松了口气。

明明她自己才是身处危险的那一个,但她的第一反应竟然是,那么温柔善良的哥哥,可千万不要因为自己出事啊。

神秘事业部的成员们纷纷上车,驱车从来路离开了白川乡。

小女孩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她看着越来越远的家,心想真是太可惜了,如果能再和那位哥哥相处一段时间该多好。

她已经拜托隔壁温泉旅馆的那位阿姨教自己做饭了,还想着一个月内,一定要给哥哥做一顿像样的饭菜呢。

还有……奶奶不知道怎么样了,还能不能好起来。

神秘事业部成员看向小女孩笑着调侃道:“这个小女孩很好看,回去我要跟队长申请一下,将她分给我,可以成为我的宠物。”

“那你得立功才行,不然的话,我可能会先你一步得到这个宠物。”

这些人说话之间粗鄙又恶劣,俨然没有将神宫寺真纪当做一个活生生、独立的人。

车辆在山间行驶了一段时间,突然轰隆一声,一块山石从上方掉了下来,砸在第一辆越野车的引擎盖上。

山石极大极沉,以至于砸中引擎后,竟是促使那辆越野车尾部都翘了起来,向右侧翻滚出去。

越野车里的气囊全部打开,车子根本止不住翻滚之势,竟是冲破了护栏,掉到了山底。

白川乡这边的山沟并不深,撑死了能有十多米,如果神秘事业部成员命大的话,是死不掉的。

车载对讲机里,有人说道:“去两个人到山底查看情况,我怀疑是人为的。”

“这么大的山石,起码得B级才能举得动,我觉得可能是巧合遇到了山石滑坡。”

“小心一点总没错。”

车队停下,有人冲下车去,摸索着往山下找去。

这时,神宫寺真纪所在车辆突然响起敲玻璃声。

车里神秘事业部成员,以及神宫寺真纪,全都缓缓看向窗外,只见一个少年弯腰站在外面,正透过车窗朝里面看来。

神宫寺真纪愣住了。

就像是即将坠入深渊的人,忽然抬头看见深渊缝隙之上透进了一束光,伸来了一只手似的。

她感觉世界又重新温暖起来。

不过,小女孩瞪大了眼睛无声的与那位哥哥对视着,她一边流泪一边焦急的摇头。

她不希望对方跟她一起坠入深渊。

可是,庆尘却突然笑着指了指她的眼睛,手掌捏合间示意她将眼睛闭上。

下一刻,神宫寺真纪听话的闭上了眼睛,她也不知道庆尘想要干什么,只是下意识的按照对方吩咐做了。

“喂,你是谁?你……”一名神秘事业部成员下车,还没来得及掏出枪械,就被庆尘一手刀劈在了脖颈上。

只不过,寻常人以手刀劈脖颈,都是为了击打脖颈大动脉,制造晕厥。

而庆尘这一手刀,就直接给对方的颈骨劈断了。

神秘事业部的成员们吓傻了,这是哪来的高手?!

等等,这不会是刚刚扔下山石的人吧?!

神秘事业部成员惊疑不定。

这种穷乡僻壤,怎么会出现这种人物?

要知道,白川乡只是个偏僻的村落,神秘事业部来这里的成员本就不厉害。

如今庆尘修行、觉醒两条力量体系双双C级,这就意味着,他的力量早就突破了那个C级巅峰的临界点。

白川乡的村民在神秘事业部眼里是普通人,是蝼蚁,是草芥。

可这些神秘事业部成员在庆尘眼里,又何尝不是呢?

神宫寺真纪还不知道,那位骑着山地车带她回来的欧尼酱,已经令整个大阪神秘事业部活在紧张与恐惧之中。

“八嘎!”另一辆车上,一名神秘事业部成员叫骂着下车,抬手便迅捷的扣动扳机。

可他愕然发现,自己手臂调转枪口的速度,还没有庆尘闪躲的速度快。

直到这一刻,神秘事业部的成员才意识到,他们遇上怪物了!

有人想直接用身边的‘白川乡人质’来威胁庆尘不要靠近,但庆尘已经拿到了手枪!

如此近的距离,绝对枪感就是神明的旨意。

神宫寺真纪听话的闭着眼睛。

在小女孩的世界里,她只能听见神秘事业部成员的怒骂声、枪声,然后是哀嚎声。

最后是寂静无声。

山下的神秘事业部成员,好不容易将同伴背上来,结果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几枪打死。

小女孩坐在车上颤

文学

抖着,不知道过去多久,一只温暖的手掌覆盖在她的眼睛上,然后揽着她,将她缓缓抱出了越野车。

“没事了。”

她听见耳边有人轻轻的说着。

神宫寺真纪知道,这位哥哥是担心自己看到一些残酷的景象。

对方的温柔与善良,是发自内心的。

可问题是,那些自称神秘事业部的家伙很厉害啊,欧尼酱难道把他们都给解决掉了吗?

神宫寺真纪用心的听着,她已经根本听不到神秘事业部成员的声音了,似乎已经全部死去。

所以……欧尼酱真的很特殊呢。

想到这里,小女孩默默将脑袋靠在庆尘的肩膀上,任由眼泪顺着对方温暖的指缝流淌。

“欧尼酱,你见过奶奶吗?”神宫寺真纪低声问道。

庆尘沉默了一下:“奶奶走了。”

他没有选择撒谎,因为一个人总要明白这个世界有多冰冷,然后才会明白自己心里的那点温度是多么重要。

庆尘对白川乡另外两人说道:“你们两个把车子推到山下去,然后找亲戚避避风头吧,相信我,如果被神秘事业部找到你们,下场会比想象中还惨。”

说着,他没有继续停留。

庆尘很清楚一点,把车子推到山下去,也只是拖延一下神秘事业部反应的时间。

今天晚上,对方发现自己同伴没有顺利回到大阪市役所,很快便会来调查情况。

或许明天早晨,神秘事业部就会抵达白川乡,复盘昨晚发生的一切。

对方会得知抓捕行动是成功的,如果对方在车祸现场没看到三名时间行者预备役的身影,就会立马封锁整个白川乡,调查线索。

没有太多时间留给庆尘了,他要带着神宫寺真纪一起趁夜色进山,直到他完成生死关后再重返白川乡。

庆尘低声道:“回去安葬了奶奶,我要带你一起前往奥穗高岳,你得跟我在那里住几天,虽然条件有点艰苦,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小女孩哭泣很久,奶奶终究是走了。

庆尘没有安慰她,也没有催促她快停下哭泣,这都是小女孩早晚会经历的。

隔了很久,神宫寺真纪红着眼眶抬头:“欧尼酱,我是不是连累你了。”

庆尘点点头:“嗯,是的。”

小女孩愧疚的低头。

下一秒,庆尘轻声说道:“但是没关系。”

说完,他将小女孩放了下来,牵着她冰冷的小手朝白川乡走去。

神秘事业部的人,很快就会来送死了。

……

抱歉今天就一章,高估自己了,腿有时候疼的集中不了注意力,写一章后要改很久才能让自己满意,这两三天可能先一更。。。

喜欢夜的命名术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