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好久没做被粗大迎合 国王把白雪公主做醒

“怎么样,怎么样?”

“什么造型?”

“帅不帅?”

“有没有特殊能力?”

“是GG还是MM啊?”

眼前的文字仿佛刷屏了一般。

才刚一睁开眼睛的吴聊就被这些垃圾信息给糊了一脸,只能大喝一声。

“停!”

灵器安稳了下来,吴聊揉了揉眉角,回想起在意识空间中看到的一切,蓝天、白云、大海……

有一种深深的疲惫感。

“怎么了,感觉你的精神萎靡了下去?”灵器感到很奇怪,正常来说不是应该兴奋吗?

毕竟有了自己第一把本命武器,就和凡俗界的男人有了自己第一个月工资,第一台游戏主机,第一个买的3A游戏一样兴奋才对啊?

“我只能说,这把本命武器,让我对我自己有了一个非常深刻的认识。”吴聊心累的说道。

他的右手还握在那把通红的剑柄上,不费吹灰之力的便从地上拔了出来。

当剑被拔出来的那一刻,剑身也开始产生了变化。

红光转变成了粉红色,透过吴聊的视角,灵器将一切都看在眼内。

“哦哦哦,这个颜色,是一位可爱的萌妹子吗?送走了八个肌肉大汉,上天总算是给了我一个女儿吗?赞美上天,虽然你刚劈死了我一个主人,哈哈哈!”

从文字中都能够看出灵器的期待。

只是它越期待,吴聊的脑袋却垂得越低。

很快,剑身的形态也渐渐清晰了起来。

原本看上去纤细的剑身就像是塞了一坨棉花一样渐渐丰满了起来。

灵器先是发了三个问号,随后就像是安慰自己一样,“没事儿,丰满美嘛,历史上也不是没有朝代有这种XP,而且还是盛世,我还挺能接受的。”

剑身的最后先是缺了一个洞,其中仿佛散发着一股诡异的光,随后又缺了一个口子,仿佛一张张开的嘴巴。

最后是剑尖部分,豁口后方像是砍了五分之四一样消瘦了下去,又延长了丰满剑身的三分之一才停了下来。

这一次灵器不说话了,因为这把剑的整体面貌总算是出现在了它的面前。

它有着长长的宽厚的剑身让人感到一股安全感,颇具艺术气息的剑柄能让主人很好的掌握,剑身尾部的洞口散发出的光芒能够诱惑别人强行攻击它,简直就是完美的嘲讽,锋利的剑尖下方还有一个豁口,刺中了不仅会掉一大块肉,而且还会流血不止。

拆开来看简直完美,可是混合起来之后。

“咸鱼?居然还是粉红色的咸鱼?”

“是的。”吴聊的眼神死了,灵器感觉自己的心也死了。

两人就这样看着手中的类长剑物体,一时间没有谁再说话。

“你的内心,还真是咸鱼啊,九代。”灵器道。

“啊,我也没想到我居然会如此的咸鱼,居然已经直达灵魂深处了。”

“剑灵呢,昏迷过去了吗?”

“没有,只是太懒了,不想说话。”

“……你们还真是绝配啊。”

“不过就算再奇特,也是自己的孩子不是吗,它还没有名字吧,给它起个名字吧,九代。我看蛇骨魅影不错,你觉得呢?”灵器强打气精神说道。

这种时候就不能向命运认输啊!

咸鱼怎么啦?翻身了一样有梦想!

修仙本就是逆天而行,不逆天怎么修仙?

“不行。这个名字太正常了!”

吴聊闭上眼睛,再睁开的时候眼中已经带上了一股疯狂。

“它应该叫粉红兔兔剑!”他咬着牙一字一顿的念出了这个名字。

“???”灵器感觉自己作为灵器仿佛有了心这一种玩意儿,“扭曲了?”

“没有,我现在很冷静。”吴聊分析道:“别人看到我拿这把剑的事情肯定会嘲笑我,可是只要被我砍伤一下,然后我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对方一定会丧失理智的!”

“所有人都能接受自己被霜之哀伤、被轩辕剑砍到了的事实,因为它们叫霜之哀伤、叫轩辕剑。可是!”

“绝对没有人,能够接受,被粉红兔兔剑杀死的屈辱!”

“……”

灵器听不懂吴聊在说什么,可是大受震撼。

这无论怎么看都是坏掉了吧,绝对坏掉了。

不管怎么说,破罐子破摔也好,摆烂也罢,反正已经发生的事情是无法改变了。

就如很多读者浪费了大把时间看这本由十八线网文写手写的无聊网络小说,甚至还看到了现在是一个道理。

浪费的时间就无法弥补了呀。

“就这样了,剑也炼成了,我们出去吧。”吴聊手中拿着粉红兔兔剑,心中思量着给它做一个剑鞘啥的,一直握在手里也不像回事儿。

顺着通道往前走,那股硫磺的气息简直能把人熏晕,吹来的风也越来越热,直到黑暗的前方渐渐传来红色的光芒。

吴聊站在通道的出口,头顶是一个只有硬币大小的孔洞,露出久违的天空,下方数百米是覆盖着一层黑色灰尘的岩浆,懒洋洋的冒着泡。

“难怪当初湖水漏掉之后会从火山口里面冒出来,弄了半天这下面居然是相通的。”

至于为什么湖水流过之后,那些蓝色的岩浆还能存在。

这件事情吴聊一点儿都不想去追究,毕竟空气不也能通过岩浆流通过来吗。

将手中的粉红兔兔剑当做镐子,吴聊轻而易举的爬出了火山口。

站在山巅俯瞰下方,热带雨林的样貌早已经恢复,不远处的山谷重新充满了湖水,只是那水不再是全部黝黑,至少上半部分是通透澄清的。

“还有十五天,接下来你准备去哪儿,九代?”总觉得在下面关了十五天,灵器的话好像变多了。

“去挖点矿吧,虽然现在粗坯已经打造好了,但是想要让粉红兔兔剑再进化的话,稀有矿石可不能少。”

什么叫不忘初心啊,这就叫不忘初心!

说是进来挖矿顺便考试的,就真的一心想着挖矿。

“能不能别叫那个名字,别说敌人了,连我这个自己人都觉得有点羞辱。”

“那以后正常的时候叫它咸鱼吧,一旦有人被刺中,那就解放粉红兔兔剑的真名!”

吴聊一边说着,一边扯下一条藤蔓再加一些棕榈叶将粉红兔兔剑包裹起来,让它的形象更像咸鱼了。

灵器已经在心中为吴聊以后的敌人默哀了。

九代已经魔怔了,就是忘不了用粉红兔兔剑的名字折磨别人,也不知道第一个受害者会是谁?

经过火山爆发和雪灾的摧残,整片森林中显得寂寥又死气沉沉的。

好多地方都变成了沼泽地,吴聊有时候走着走着,一脚踩下去整个人就突然消失,然后再缓缓的从泥巴里走出来。

又是一日的艰难跋涉,周边高大的树木渐渐变得低矮,一条河流泛着白色水花滚滚从上方留下。

吴聊总算是走出了这片充满腐臭气息的森林,步入了一条大峡谷。

这是两座巨大岩石山之间的一道缝隙,那两道岩石山目测改有数千米高,其上平整,仿佛被什么利器给销掉的一般。

峡谷的两周偶尔有瀑布落下汇入其下的大河之中,岩壁上止不住的魔兽叫声。

长着两个头,四肢各踩一团火,顶着蜿蜒仿佛丈八蛇矛的角,正在啃食岩石的类羊生物。

一颗头占据了整个身体的一半,两条手臂超过身体的长度,其上各长着一只滴溜溜转的眼睛,用手臂走路的猿猴。

看上去最正常,翅膀上缠绕着紫色雷电,每扇动一下翅膀就会引动雷闪的黑色雷鸟。

“感觉来到了魔兽乐园。”

正如此想着,前方传来了爆炸的动静。

吴聊小心翼翼的控制着呼吸和脚步声前进。

随着距离的接近,渐渐的听到了有人喝骂的声音,语言不通,吴聊无法知道他们在骂什么,只听得出似乎是南棒的语言。

透过矮小灌木丛的树叶,吴聊一眼便能看出那是一个矿坑,穿着统一服饰的监工手中拿着带有倒刺的皮鞭,每一下挥舞都能带走那些工人身上的一块血肉。

喜欢恋爱中的男人无聊时在干什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